“拓荒”校長

AI讀新聞 2019-07-23 17:43 來源:北緯29°

他,坐在我們對面。身子瘦削,背有點駝。由于患病,他聲音嘶啞,所說的每一句話,幾乎都是從喉嚨里擠出來的。

他所在的中學,是巧家縣第三中學(以下簡稱“巧三中”)。有人喊他“拓荒校長”,他說他很樂意接受。因為這所學校就是在他手里建起來的。

2006年6月,巧三中在荒山坡上邊建邊招生,一共招了406名學生。學生招來了,問題也來了。由于學校的教學樓要一年以后才完工,學生根本就沒地方上課、食宿。沒辦法,他只好多方協調,在城郊一南一北租了兩個校點。而彼時,他還兼著巧家縣新華小學校長。這樣一來,他每天就要在兩個租房校點、新建校點和新華小學來回奔波。那段日子,他沒有節假日,被工作沒收了。他不分白天黑夜,抓修建、抓安全、抓教學、抓管理,超負荷高強度連軸轉,他的身體嚴重透支,一年之間青絲變白發。

也許,這樣的苦對他來說不算什么。早在1999年8月,他調任六合中心學校任校長,看到所管轄的水井小學多年沒有建好的操場和圍墻,他二話不說,拿起背篼和繩索,帶著老師和學生步行到2公里外的地方背砂石、搬水泥,硬是靠雙手建好了上千平方米的操場,修砌了圍墻。

而巧三中就是一張白紙繪藍圖,他當然有理由把這幅藍圖描繪得更漂亮。但是要在一個惜土如金的山區小縣建一所完全中學又談何容易。那時的學校是一片荒地,到處塵土飛揚。校門口的路沒修好,一遇下雨天,他騎摩托都進不去,兩個輪胎被泥巴糊得結結實實,發動不了他就用手推。

建新校要用錢,征了土地要補償,經費緊張,他連給學校買粉筆的錢都要借。為此,他多方匯報,縣委、政府和縣教育局的辦公室他成了常客,甚至有時候領導都被他“堵”在了半路上。學校搞修建,有的村民想乘機占土地,他不讓,就被圍攻,講不通道理,他只好跟村民大吵一架;為了學校的事,他曾先后兩次把學校周圍的備用土地圍起來作建校用地,沒想到激怒了某領導。冒著被問責的風險,他卻毫不畏懼,說:“處分我個人背,地要留給巧三中。”

最讓他心疼的還不是這些,而是到現在想起來都會讓他落淚的那一幕。他說,2007年元旦,他租用的校點對方要使用,為了給對方騰地點,他只好帶著老師和學生強行搬到了剛剛建起教學樓的新校點。那天陰雨綿綿,荒涼的院壩里沒有廁所,沒有操場,沒有食堂,他們就地鋪了一塊布,冒雨在石階上開了一個新年晚會……

如今,巧三中高高矗立,學校占地面積從當初的50畝變成了現在的140畝,學生有4000多人,教師也有225名。校園內哨樹迎賓、綠樹環繞、玉池林森、亭廊書畫,處處皆景,被譽為巧家“山麓明珠、金沙景園”公園式學校。而這一草一木,一水一橋,一閣一亭,無不凝集著他的智慧和心血。大家都說,他不僅是老師,也是園林設計師。

教學是學校工作的重點,他素以教育管理見長,通過實踐和思考,編寫了近10萬字的課改培訓教材《綠色教育》,創新研究了“三思教學法”“分層提升教學法”“小組單元教學法”。為檢驗這些方法的可操作性,他制作課件登臺演示,培訓校內外教師,同時把老師送到山東、上海等地學習,讓他們開眼界、長見識。

他說,教育工作是陽光工作,是良心工程。要把這一工程做好,除了堅守、行動,還要善思。他深諳此道,推出“靜、思、序、尊”校園文化建設理念,用德育鑄就校園之魂。他組織編撰了6萬字的校本教材《風物巧家》,創作了《鴻雁志向班級譜》《靜思序寄語》《靜思心語·感恩》《校園三字經》,并付諸于實踐。每天上午9時,3000多名學生列隊朝同一個方向聚集,猶如條條溪流匯入大海,偌大校園頃刻間沸騰起來。操場上,數千人站姿橫豎側斜一條線,或站讀,或鞠躬,相互勉勵、互致問候,散發出濃郁的書院氣息。把學生的“愛說”引到課堂,把“愛動”導入課外,讓校園“上課書聲朗,課余不躁動”,文明的種子由此悄然地播種在學生心里。

“這是一所陽光學校、一所有精神的學校。德育文化值得向全國推廣。”2013年,全國教育專家委員會會長馮恩洪兩次考察巧三中,稱《鴻雁志向班級譜》為中國首創。 

“學校地處金沙江的深山峽谷,遠離中原和繁華,課堂卻這么精彩,德育卻這么出彩。”2014年,中國教育戰略發展學會理事陳培瑞如是評價。

然而,2015年10月,他卻積勞成疾徹底病倒了。醫院檢查確診他患了縱隔鱗癌并轉移導致肺鱗癌。

死神跟前,能做的只有勇敢面對。他去昆醫附一院、省腫瘤醫院接受了開胸手術切除治療。因為多次放療和化療,他的頭發掉了,身體虛脫了……特別是因腫瘤壓迫,他說話已經發不出聲音來。可就是在住院期間,他仍然放不下他的學校,通過發短信的形式指導教師開展各項工作……

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經過半年多的治療調整,他又拖著孱弱的身體,毅然返回了學校,回到了他摯愛的教育崗位上,在教室、備課組和校園里,繼續忘我地工作著……他戲稱,說這是“工作療法”。

今年高考前,學校舉行畢業典禮。四五十個學生把他圍攏在一起,爭著要他在校服上簽名,留作紀念。“校長,您好點了嗎,要保重身體啊!”“校長,我們要走了,讀了6年,您當了我們6年的校長。”孩子們拉著他的手,一聲聲地問,都不舍地哭了。

校園里的小葉榕長得郁郁蔥蔥,這是他13年前親手種下的。畢業的孩子跟這些樹一樣都長大了。長大了,就要成為棟梁去回報社會的。他喃喃自語,眼睛里噙滿了淚。

他1986年參加工作,父親當時在縣農行當副行長,按理說,他完全有機會改行到金融系統去工作,然而為了山區的孩子,他放棄了。 

如今,在巧家這片熱土上,他已經走過33個春秋。任校長20年,他所管理過的三所中小學校,教育質量都在短時間內躍升為全縣第一。現在他所在的巧三中,建校雖然只有短短13年,但在全市227所初級中學考核評比中獲得過第六名和第九名。

患癌之后,他說:“生命的長度我把握不了,但可以把握它的高度和寬度。活在當下,順應天命!”

他叫梁余才,是巧家縣第三中學的校長,昭通市首屆名校長,云南省優秀教育工作者。

昭通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建忠 通訊員 胡華倫 文/圖


主編:彭念敏   責任編輯:雷娟娟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:彭念敏 責任編輯:雷娟娟
標簽 >> 教育 昭通 
    qq二人麻将下载
    足球比分大赢家 爱网爱快乐时时 赌场二十一点如何必胜 九亿平台app 抢庄牛牛详细技巧 加拿大计划软件下载 打牛牛什么牌不能抢庄 大胜线上娱乐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北京pk万能计划手机版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 澳门五分彩彩票计划软件 pk10极速赛车彩票开奖 时时彩刷返点方法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